【叶蓝】心知肚明

老师叶x学生蓝

又名叶老师的学生太可爱怎么办

*注在全文结尾

接受一切关于剧情文笔的建议批评。


1.

社团活动必定带上社团的指导负责老师是荣耀学院惯有的传统。时逢蓝雨社团换届,大春作为新上社长组织了一次聚会,邀请了社团的指导老师喻文州黄少天等人。

 

原本聚餐安排在晚饭,饭后活动是大家一起去酒吧玩,热闹热闹。但是和老师一起去酒吧怎么都觉得有些微妙,最终还是全员决定改变方案去唱K。蓝河平日在社团里脾气好人缘也好,抓人上麦这事自然是他自然是逃不过的。

 

薄脸皮如蓝河扛不住众人起哄只能选了首自己熟悉的歌上麦solo,流利的粤语一出震惊四座。四散在包厢里玩闹的人也被这首苦情歌带动情绪,逐渐收了声。当歌曲到副歌时包厢里只有蓝河青涩的嗓音回荡,仿佛他成了歌曲里那个为爱披荆斩棘的主角。

 

叶修是兴欣的指导老师。这次聚会是蓝雨社团内部聚会,黄少天邀请他他拒绝过,却没想到

黄少天在他耳边逼逼叨了一礼拜,饶是叶修也受不了这种精神攻击只好妥协:“你说了这么多没用的,连你们社团哪些人会来都没说。”

 

黄少天继续念:“嘿?老叶你说清楚什么叫没用?如果不是换届期大家都在聚会,文州看你一个孤寡老人在宿舍打游戏的背影实在孤独可怜,你以为你能有幸参加我们大蓝雨内部聚会吗?啊???”

 

啧啧,一个和尚庙多稀奇似的,叶修心想。

 

把黄少天从自己身边推开一些保持些距离的叶修叹了口气:“行行行,你就说哪些人来吧。”见叶修有松口迹象黄少天连忙道:“当然是都来啊!我们大蓝雨同德一心!”

 

全部都来?思索片刻后叶修欣然答应。

 

聚会当日叶修却因为自己社团事务走不开没能参加聚餐,在黄少天无数个夺命call之后赶到了KTV,正要推门进去就听隔音一般的包厢里传出了饱含深情的嗓音混合着几句自己听不太懂的歌词。

 

门上的窄玻璃模糊了演唱台上那个面貌清秀的男孩子模样,摸着叶修的良心来说这人唱功一般,勉强评个中上。或许是灯光撒在他身上塑造的氛围太刚好,叶修从看见他第一眼目光就黏在他身上再不能撕下来了。

 

“如穷追一个梦*

谁人如何激进

亦不及我为你那么勇。”

 

2.

 

晚上回到宿舍叶修做了个很漫长的梦。

 

他梦见了路上那个神色慌张拉着自己问路的蓝河。他鼻尖上有细碎汗珠,一双黑亮的眸子眼角微微泛红,他焦急的问叶修:“同学同学!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你了,请问你知道Y教学楼怎么走吗?”

 

在叶修指完路后小同学匆匆忙忙的走了,那双似有碎星的眸子却撞碎了他所有的想法。向来理智至上的叶修身体先一步行动追上了蓝河,对他说道:“Y教学楼那片线路比较绕,不如我带你过去吧。”

 

离Y教学楼还有些距离,一路干走过去不聊天确实有些尴尬,叶修便随口问道:“你去Y教学楼是上苏沐橙的课吗?”话毕只见蓝河那张清秀面孔皱成一团说:“如果是苏女神的课就好了。”

 

荣耀学院里的男生十个有九个都会选苏沐橙老师的课,究其原因是她人美又好说话,对学生很是宽容,只是她的课程学分比起其他教授老师们的略低一些,以至于剩下的那十分之一男同学被普遍归为基佬学霸团。

 

刚进校的蓝河还觉得这个称呼太过针对,煞有其事的纠正过室友不要这么称呼自己。一年后的室友再一次喊出这个外号,蓝河只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

 

叶修有些好奇他的选课便追问:“哦?那你是去上谁的课?”蓝河瓮声瓮气回答:“冯院长。”

 

“噗哈哈。”

 

真不怪叶修笑,冯宪君的课在荣耀大学很出名。整个学年排课少,学分高,这样的课程就是学生眼中的“万金油”。唯有上过冯宪君课的同学才知道他对学生很严苛,迟到早退都算旷课,想要拿到外界传说的高学分不仅要保持全勤还要作业合他老人家心意,着实不易。

 

“看不出来小同学你还是个学霸啊。”蓝河故作深沉叹气:“都是为了学分,学分啊。”

 

半梦半醒间的叶修想,嗯这是初见来着。

3.

夏秋交替,图书馆外和同学说笑着的蓝河,目光随意一扫便看见了坐在角落的叶修。叶修摇摇手跟他打招呼就见蓝河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弯着眼快步过来说:“同学好巧呀,上次多亏了你我才赶上了冯教授的课。”

 

被他情绪感染的叶修嘴角也跟着上扬了些:“哪里哪里,助人为乐是快乐之本嘛。”蓝河扑哧笑出声后意识到自己在图书馆里立即压着嗓子说道:“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给,我刚买的饮料还没开封,就当谢礼了啊。”

 

叶修不和他客气从他手里接过汽水,丝丝凉意由掌心没入心脾,他挑眉说:“哥帮你赶上老冯的课你就这么谢哥?小同学诚意不够呀。”蓝河听后也不反驳,笑眯眯地接着他话问:“那怎么样才算有诚意呢?”

 

“呲”的一声,叶修打开汽水灌了一口,溶着二氧化碳的糖水滚过喉头。没来由的想到了这个汽水的广告词*

 

这感觉还真是挡不住啊叶修感叹。

 

“呵呵,那必须是三食堂的白斩鸡啊,学分换白斩鸡不亏吧。”

 

蓝河立刻摆出一副狗腿于学分的表情说道:“不亏不亏,学分万岁。”叶修瞧他这模样心底笑开了,这小孩怎么这么好玩?

 

叶修不接话,蓝河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过了刚刚的热络劲气氛显得有些僵硬。蓝河的同学早已经先他一步走了,他便转头问叶修:“同学你现在要去享用三食堂的白斩鸡吗?还是说一会儿再去呢?”

 

叶修看了看手边修改一半的课件:“我这边已经差不多了,现在就走吧。”

 

三食堂的白斩鸡是大多数学子的心头好,专供的窗口早早排起了队,蓝河为显诚意让叶修去占位自己去排队。

 

叶修看了会儿队伍里那个高瘦的小年轻后垂眸专心致志改起了之前在图书馆里没完成的课件,终于在快修完的时候,蓝河回来了,眼底笑意藏不住:“做完了?”叶修也不遮掩:“呵呵。”

 

有了美食作引子,一切话题都打开了。

 

叶修想起前几天张佳乐跟他提起的一家饭店,口味还不错,借这个由头跟蓝河说道:“听说南苑那边新开了个店,我加你个微信下次有时间一起去试试?”“好啊,正好我也想去。”

 

蓝河拿出手机扫了叶修的二维码:“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给你备个注。”叶修短暂的思考了一会儿:“嗯,叶秋。”看着对面的人手指飞快在备注一栏输好‘叶秋’两个字后点击了‘发送请求’,他也迅速点亮屏幕通过请求。

 

叶修留神看了蓝河的微信头像,哟呵,这还是蓝雨的小朋友啊。

 

坐在对面的蓝河清了清嗓子,扬起笑脸对叶修说道:“那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蓝河。很高兴认识你,叶秋同学。”

 

4.

 

圣诞节将近,蓝河不是l大的本地人,于是叶修便约着蓝河一起出门玩,带他见识见识B市的大好河山。23号晚上叶修做好了早睡的一切准备,正要就寝措不及防收到了蓝河借钱的消息。

 

叶修坐在出租车里,指间烟即将燃尽,他灭掉后重新点上一支,内心是从未有过焦急。他在脑海里把所有可能发生的坏结果想了一遍,越想越觉得心惊肉跳后立马告诉自己要冷静,可是不论怎么样都冷静不下来,只能先在心里把蓝河批一顿。

 

叶修用力吸了一口烟:“师傅,能再快点吗?”出租车师傅看了他一眼,“小伙子,这已经是最快了,后半夜里没交警但是中心医院这一路上有电子眼啊。”

 

出租车师傅从后视镜里打量叶修,身上穿着睡衣,外面罩了件羽绒服,手里却提着精致的个小袋子,心里便有了数:“女朋友出事了?”把烟递进嘴里的叶修愣了愣,吐出烟雾后轻轻“嗯”了一声。

 

下了车叶修一路狂奔,直到看见上药室外坐在椅子上等候的蓝河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才稳了下来。

 

蓝河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他将头埋在双臂间,身上的羽绒服灰扑扑,衣服腰间撕开了个口子,里面的羽绒随着他动作跌落出来。

 

叶修坐在他身边靠在椅背上轻声说道:“怎么回事?”听见叶修的声音蓝河才抬起头来,他嘴角破皮流血后结成了血痂,左眼也肿的只剩一条缝,看的叶修眉尖直抽,“蓝河你挺能啊?跟人打架打成这模样?”

 

蓝河从跟安绕杨打架,到被辅导员训话、下处分也依旧挺直了背脊不动如山,听见叶修声音后蓝河心底那一点点委屈被无限放大,他讷讷:“叶秋……”

 

叶修心里的火气被他一声喊得消散大半,之前坐在出租车上准备好的严厉台词也说不出口了,“说说,怎么和人打架了?跟你打架的人呢?”蓝河看了眼上药室,“他在里面缝针。”叶修暗自诧异,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蓝河居然能把人揍进医院缝针。

 

到医院楼下的时候,叶修联系上了蓝河班上的辅导员,蓝河的辅导员也不太清楚事情发生的具体经过,蓝河又及其不配合于是断定是蓝河有错在先。

 

“去道个歉,别没事给自己找处分。”叶修把手插进兜里,转头盯着蓝河,却见蓝河把脸别开,不搭理他。叶修心里那簇小火苗升了起来。他站起身想说两句重话,却看见蓝河哭了,眼泪从肿成核桃一样的眼睛里滑出来,他却还是梗着脖子,誓不低头。

 

这样的蓝河叶修从没见过,他固执认死理,好像不把自己撞的头破血流就不罢休,完全没有平时那个清爽大男孩的模样。面对这样的蓝河,他目前是真的没有一点办法。

 

出租车上的烦闷感又围上叶修心头,他从兜里掏出烟叼在嘴上,还没来的及点燃,就听蓝河硬梆梆的说:“医院禁止吸烟。”指尖掐着香烟的叶修被他说的一愣,回过神来都快被蓝河气笑了,“诶,蓝河大大你这一脸伤且即将背处分,还能有心思管哥是不是在公共场所抽烟呢?心真大啊。”

 

蓝河知道叶修故意噎他所以不想搭腔,正是这时缝完针的安绕杨出来了,那脸上真是没一块儿好地方了,额头上还包着纱布,看起来比蓝河惨的多。

 

叶修对比了两人的体型,实在想不通瘦弱的蓝河怎么能把高壮的安绕杨揍成这幅德行。

 

从上药室出来的安绕杨也看见了这边的两人,顶着满脸的伤口朝两人啐了一口,叶修还没什么反应,蓝河“蹭”一下就站起来了,拳头攥的死紧,核桃眼里像是能喷火,叶修赶紧往他身前一挡说:“行了行了,揍成这样差不多了,再揍哥可没钱给你垫医药费了。”

 

他这话声音轻飘飘却足够让安绕杨听上一耳朵,“你!你们!”安绕杨你你你了半天,转而狞笑配上他现在的模样着实扭曲,“蓝河啊,你不是说你们没关系吗,我看怎么这么牵扯不清呢。你说说,如果你父母知道他们宝贝儿子在外面给别的男人玩心里该是什么想法呢?”

 

听安绕杨说了这话,叶修对这次的事情心里有数,他转过身对安绕杨说:“你敢吗?”安绕杨被他激怒:“我敢不敢你日后自然就知道了,少在这里虚张声势。”叶修点点头:“你可以试试。”说完再不去理会安绕杨,对蓝河道:“走了,进去陪你上药,大半夜的别让护士姐姐出来惊动你病友了。”

 

等他们上完药出来安绕杨已经不在了,抬头看了看挂在医院大厅的时钟叶修心里感叹,好好的平安夜居然在医院里迎来了。

 

医院外面飘起了小雪,叶修从出门一直提着的袋子里拿出了条灰色的围巾给蓝河围上:“本来打算24号送给你的,不过现在过12点了都一样了。”

 

蓝河愣愣地站在那随叶修摆弄,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对不起,叶修听完就笑了,被蓝河气笑了:“你对不起我什么?如果是对不起我这么大半夜来医院那确实应该。”蓝河不接话,叶修也敛了神色,轻声说:“如果是因为我被迫成了你的谣言对象的话,今晚上我算是白出来了。”

 

蓝河摇摇头急道:“不是!”“那是什么?”蓝河又不说话了,叶修叹了口气,心里计算着今晚可能是他这辈子叹气最多的时候了:“你要是怕他真的去你爸妈那造谣的话,不用担心,哥还在这儿呢,他不敢的。”蓝河又摇头:“我不怕,我没做过的事情不怕他造谣,我只是看不得他那么说你,他根本不知道你多好!嘶……”

 

蓝河说到后面有些激动,不小心拉扯到了伤口,明明之前还不觉得疼的伤口,这会儿却疼的心肝都要皱起来了。叶修看着他表情都觉得疼赶紧说:“疼就少说两句。”蓝河不听一反之前一言不发的模样,把事情经过竹筒倒豆子一般嘚吧嘚说了个清楚。

 

听完后的叶修失笑,他已经想不起上一个这样义无反顾维护自己的人出现在多少年前了,看着他大小不一的两只眼睛,心想自己真是载在这小朋友手里了,哎,载就载吧,反正一辈子也就载这一回了。

 

他上前一步把蓝河揽进自己怀里,蓝河闷闷的声音从他胸口前传出:“叶秋……?”叶修揉了揉他后脑勺大言不惭说道:“想哭就哭吧,哥的胸口借你用。”等来的是一句中气十足的“滚!”

 

吼完叶修的蓝河忽然平静起来,身体逐渐微微抖动,似有若无的抽噎声在两人间回荡。叶修轻轻拍着他的背脊,嘴上不饶人:“哟,还真哭了啊,这可惨了哥不会哄人啊。”蓝河抬头瞪他一眼抽抽搭搭说:“你…你才哭了。”蓝河涕泪横流的模样着实滑稽,叶修没能忍住笑了出来,再一次获得了来自蓝河同学的瞪视。

 

叶修把蓝河拉出来些,心理有了答案却还是忍不住试探:“如果我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不堪你信吗?”蓝河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说:“我只相信我看见的。”

 

叶修倏地睁开眼,梦醒了。

 

  

5.

 

蓝河在被同学们推上演唱台前给叶修发了条微信,说现场群众太热情,蓝哥不得不高歌一曲让他们服气服气,隔离了好一会儿叶修都没回,蓝河想他或许在忙也就收了手机献唱去了。

 

粤语歌果然为自己撑了不少排面。在众人‘卧槽,牛逼’的目光中回到沙发上蓝河觉得自己的小骄傲都要飞上天去了。

 

这边刚坐下就见黄少天急吼吼的去开门,扯进来个老熟人:“老叶你可算是到了,我说你出门是骑乌龟的吗?怎么这么慢?我们大伙等你好半天了。”完全不留给叶修说话的机会,拿着麦克风就跟状况外的同学们解释:“咳咳,给大家介绍一下哈,这是我们隔壁兴欣社团的负责人叶修,叶教授。来来,大家掌声欢迎。”

 

蓝河当机了,他绝对不会认错叶秋,可是为什么叶秋会是叶修?他怎么就成了几近实锤的学院女神男友了呢??

 

方寸大乱的蓝河就连叶修已经坐到自己身边都没有发觉,叶修同他搭了好几句才他回过神来,叶修有意打趣他:“看不出来咱小蓝同学粤语这么流利呢,从前怎么不见你讲过。”

 

叶修提起以前,蓝河却想着学校论坛里曾经当小说看的各种八贴,一时间更是不知道该如何自处,强撑起一个笑脸对叶修说道:“叶……叶老师您就别取笑我了。”“哪儿能是笑你,你没见你们蓝雨这稀有的几个姑娘都被你……”叶修望向他,说了一半的话被扼住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氛围在他们中间升起,蓝河感觉自己要被这样的气氛压抑的窒息了。

 

叶修似乎想说点什么,却被黄少天和郑轩两人过来架着去了教师群里。直到聚会结束他与叶修都再没能讲上一句话。

 

回到宿舍的蓝河睡醒后就赖在床上与天花板对视,好像不论做什么他都无法将叶修抛出脑海。昨晚叶修找他搭话好几次,都被他以各种理由躲过去了。

 

蓝河想起自己对叶修说过只相信叶修之类的话在心里苦笑,他确实只相信叶修,可是他实在害怕,他怕叶修告诉他的真相如传闻那样无二,他怕自始自终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越想越丧气的蓝河重重翻了个身惊了下面正在打游戏的笔言飞:“我靠,老蓝你醒了啊?快快快,赶紧上游戏你家大神找你呢。”

 

听笔言飞这样说蓝河更不想起床了,只因他口中这大神不是别人正是叶修。

 

他刚和叶修混熟那会儿两人从线下发展到线上游戏,从图书馆回来后就接着在游戏上腻歪。还记得刚认清君莫笑皮下的操作者时他正蹲在宿舍抱着泡面看屏幕上君莫笑发来的私信愣神。

 

君莫笑:小蓝啊,一会儿去三食堂吃饭呗。

 

蓝桥春雪:???你是

 

记忆倒带到昨天刚自己刚交代的ID,蓝河忽然有点精神衰弱。世上应该没有这么巧的事情吧?

 

蓝桥春雪:叶秋…??

 

君莫笑:嗯。

 

缘,妙不可言。

 

蓝桥春雪:叶秋你大爷!!我的Boss啊!!7$#%#$@#!!!出来真人决斗!!

 

君莫笑:呵呵,行啊,哥在白斩鸡窗口等你。

 

笔言飞见蓝河没反应就继续催促:“赶紧啊老蓝,等你半天了,大神说一会儿一起下本呢。”

 

蓝河听见大神这俩字就头痛:“你们打吧,我不舒服就不打了。”笔言飞的眼睛就快粘在电脑上了,也不回头看看蓝河就说:“哦,行,那我跟大神说一下你身体不舒服不来了。”蓝河一个鲤鱼打挺对着笔言飞的背影伸出了尔康手:“卧槽!二笔你别!”笔言飞摘下耳机与蓝河对脸懵逼:“啊…?我已经发了……”

 

蓝河狠狠揉了把自己一团糟的头发:“你说我不在宿舍啊!”笔言飞尴尬一笑:“其实你刚醒那会儿我就跟大神说你睡醒了。”蓝河:“……”笔言飞同志你这么向着敌军大春知道吗?

 

笔言飞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蓝河说:“诶,我说老蓝你和你们家大神闹别扭啦?刚刚他还问我你是不是没看手机呢。”蓝河懒得搭理他反倒让他更得劲:“我懂我懂,热恋期嘛总会因为一点小问题争执,其实很多时候各退一步就没事了,听笔哥一句,赶紧上游戏打本啊乖。”

 

蓝河脸色倏地沉了下来:“别乱说话,指不定人家有女朋友呢。”笔言飞咋舌:“不能够吧,我瞧他挺喜欢你的啊。等着,我去给你打听打听!”蓝河心理酸溜溜的想,还用你打听呢?全校都听过那些传闻了。

 

“诶,老蓝啊,你家大神说他没对象啊。”

 

“啊??”蓝河再度当机。

 

室内一阵“叮咚”,是蓝河的手机响了。

 

6.

叶修醒来是早上九点,打开微信看了看消息记录还停留在昨天自己发送的最后一条。也不知道小朋友看见没看见,还是看见了不想回复?思及此处叶修又发了条语音过去,人刚睡醒嗓子还没打开,声音沙哑低沉:“小蓝同学,起了吗?”

 

过了好一会儿蓝河那边还是没有动静,叶修自己也想不通昨天到底是哪儿惹得蓝河小朋友不高兴了,因为自己不叫‘叶秋’?不应该啊,蓝河绝不会为了这样小事计较。

 

思来想去仍旧不明白,叶修决定还是先起床从侧面突破。

 

洗漱完的叶修大咧咧坐在电脑上,登陆游戏一看,哟呵,这侧面突破口同志还真在线呢。

 

君莫笑:小蓝起了没?

 

笔言飞:没呢,大神找他?

 

君莫笑:嗯,约好了一起下本。

 

笔言飞:!!!

 

笔言飞:大神我给老蓝微信给你,你去催催他!

 

君莫笑:喊过了,这不,人没回我。

 

笔言飞:啊?大神你等等老蓝好像醒了。

 

叶修看了看屏幕左上角的时间一时失笑,这都快十一点了才睡醒,可真是够能睡的啊。

 

笔言飞:大神,老蓝说他身体不舒服就不来了。

 

君莫笑:怎么不舒服了?

 

笔言飞:没事!我看他面色红润好得很。

 

看来这是有意要避开自己了,叶修这边没回复笔言飞那边也沉默了好一会儿,他刚想是不是该打个微信视频过去给蓝河问问他这是怎么了,就见笔言飞发来了消息。

 

笔言飞:那个大神,你有女朋友了?

 

叶修看见这消息觉得有些搞笑,之前想不明白的事情也明白了,所以这小朋友是觉得自己真的像学院论坛里传的那样和沐橙花前月下畅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

 

回过神来的叶修想难怪昨天晚上就躲着自己,说话眼神也躲躲闪闪的。越想越觉得好气又好笑,这蓝河同学够意思的啊,连问都不问自己就想撤退。

 

按照叶修的想法怎么着蓝河都该是眼角泛红却还要故意装作狠态的模样揪着自己衣领问:“叶修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没有?很好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而不该这样不动声色黯然退场。果然,恋爱使人变笨啊。

 

叶修忍不住笑意敲字回复笔言飞:“没有。”想了想又敲了段过去。

 

君莫笑:把小蓝电话给我。

 

把玩着手上的汽水瓶盖叶修心想,嗯,这些事情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7.

 

蓝河赶到约定的地点的时候叶修早已经到了。他出门匆忙,衣服穿的还是昨晚那套,头发随手抓了抓便夺门而出。

 

飞似的跑的蓝河在看见站在枫树下的叶修那一瞬间绕在心头的阴霾统统烟消云散。因为跑得太急蓝河停下后手撑着膝盖不住的喘气。叶修也看见了他,相比蓝河的急不可待,他依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蓝河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踏着比往日更加快一些的步子,他想他怎么会遇到叶修这么好的人呢?

 

叶修走到蓝河边上伸手在他背上轻抚帮他顺气:“蓝河大大,你要跟昨晚一样矜持,不要因为哥的一个电话就这么急吼吼的出门了。”

 

蓝河闻言抬头瞪他,心里明白昨晚他的所作所为令叶修也有些不愉快,再一回想到自己昨晚的态度蓝河又不由得心虚起来,头又低了下去。

 

叶修对他的心理活动掌握的一清二楚,当下有些想笑考虑到气氛不合适还是忍住了。

 

他递给蓝河一瓶汽水,深秋时分即使是常温汽水也难免有些凉手,蓝河像是感觉不到紧紧的握在手里,表情严肃,他长舒口气后说:“昨天是我不对。”顿了顿接道:“叶修,我喜欢你,非常喜欢。请问你还愿意像以前那样跟我一起吃饭看书打游戏吗?”

 

叶修伸手将蓝河翘起来的头发压了压,心里已经快要乐翻了,还是故作镇静说道:“不愿意。”果然,蓝河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去,刚才还翘着的几根头发被他收拾过后软趴趴的搭在一边,他看着蓝河那双黑亮的眸子逐渐蒙上雾气,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低头在他嘴唇上掠而过:“但我愿意和你谈恋爱。”

 

 

End。

 

 

 

 

 

小剧场:

 

叶修:既然都跟哥谈恋爱了,那下个学期选修选哥的课吧。

 

蓝河表示完全ok。

 

叶修轻声在他耳边说:那今晚来我宿舍?

 

蓝河脸“腾”一下就红了,在叶修露骨的眼神下轻轻的点了头。



*歌词出自杨千嬅女士的歌曲《勇》

*广告词是1989年的口可口可广告词:挡不住的感觉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读者,我们下一篇见~鞠躬

评论(13)
热度(131)

© 待到秋来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发散性思维 写出什么全看脑子里想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