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不会

【剑三】笑泯恩仇01

*文化水平不高,写出来仅为纪念自己的剑三生涯
*根据自身剑三往事改变而成,如有雷同,那不可能
*没有官配没有官配没有官配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今天是我重出江湖的日子,天气很好,万里乌云绵密的细雨落在脸上很舒服,许是下雨的缘故一向男男女女打打闹闹的花海终于清净了。骤然间少了那些吵闹,刻着浪凌飞名字的石碑立在花海中看上去反倒有些孤寂。
 我走过去拍了拍被雨水打湿的石碑,摸得一手水:“兄弟,师兄妹一场,此次师妹重出江湖还望你九泉之下保我平安。”

“说什么重出江湖,不过是灰溜溜的回来放不下又灰溜溜的出去而已。”

 一柄白底蓝花的油纸伞罩了上来,为我遮去许多雨水。来人是裴元,万花谷大师兄。思及平日里大师兄对师兄弟们的严厉瞬间泯灭了我想要还嘴的心思,只好尴尬的笑笑转移话题:“嘿嘿,师兄许久不出谷竟然知道如今流行这空谷幽兰。”裴元将伞递给过,自己撑开手上拿着的那把灰青色的罗伞说道:“这是你上回早课落在我那儿的,你…同你授业师父说了没?”提起师父我不自觉的低头盯着鞋尖心中有些丧气:“没有,上次回谷后师父说了下回要走便走莫要去寻他的心烦。”

  一只大手在我的头顶揉了揉停住,温润的男声从头顶旋绕:“王师叔说,你让那丫头在外万事谨慎,混不下去就赶紧回来别跟上次似的伤的那么重才肯回来,也别告诉她我让你说的。”听完我如鲠在喉,如裴师兄所说我上次不仅是狼狈,身上还有多处筋脉断裂,几乎从长安爬回万花,最终浑身是血倒在谷口昏迷过去,被相识的师弟认了出来叫人将我抬去裴师兄处医治,师父不懂医术听闻我伤得厉害连忙从仙迹岩赶往三星望月请出了孙思邈师伯。我知道他气得很,可是师父却不发脾气,只说:“多大的人了做事怎么不知道轻重?今后你要走便走,要留就留,莫搞这么大动静给我烦心。”

“师兄,我师父他…”

大手狠狠蹂躏着我的脑袋后放开,裴师兄的语气听起来没有往日的严肃,有些些难以察觉的无奈“你准备先去哪儿?罢了…去哪儿都一样。常师妹,江湖广阔,一定小心珍重。”说完便转身离去。

我望着裴师兄远去的背影,忽然想到自己还未去洛阳仔细看过,便急切的喊道:“洛阳!我要去洛阳!”他迈出的步伐没有停顿,一声略小的“好”落入耳中。也不知怎么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可能回不了万花了。

抵达洛阳已经是两日后了,万花距洛阳不算太远,只是一路舟车劳顿难免有些乏,便在蝉鸣林找了个隐蔽地方小憩了会儿往洛阳城去。

历经战乱的洛阳褪去了往日的繁华,处处硝烟弥漫,一路上遇见的几个镇子都变得破败不堪。行至茶馆已是中午,日头正毒,我要了壶茶在茶馆中坐下避避日头。望着被外敌侵袭的洛阳城我心中感慨。

可能是因为茶馆这片儿江湖人士活跃的厉害,狼牙军在此的动作也不算太大。

吃了会儿茶感觉不那么热了我开始细细打量起这茶馆附近的江湖人这才发现狼牙军不敢大肆动作的根本原因。这一块儿活动的江湖人都是江湖两大阵营人士:浩气盟、恶人谷。看到这两个阵营的人在这里来回活动丝毫不避讳自己穿着的阵营服装我头皮就一阵发麻,赶紧把手臂上系着的蓝色布条摘了放进兜里,生怕一会儿打起来把自己也波及了。

浩气盟和恶人谷是江湖中的两个对立阵营,麾下大大小小帮派不计其数,更有无数武功高强的前辈坐镇其中,只是这两个阵营的人一见面便会喊打喊杀最不济也要来个骂架,像我这样怕事三好的阵营弟子估摸着也少。

对于这个江湖风气最看不过去的还是朝廷,浩气盟对朝廷倒是好说话,毕竟浩气盟的头儿出自大唐的天策府。这恶人谷就有些难管教,于是朝廷招纳了一批绝世高手创建了隐元会,四处镇压才好了些。虽惹不出大事,小摩擦却一直不断,再之后阵营人士流动频繁的地方都会有隐元会派出的人隐匿其中。

果不其然,我这才坐下一会儿,洛阳城门口就打了起来。我坐在茶馆里看得真切,打得那叫一个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啊,唐门的机关声咔哒咔哒听的我忍不住跟随节奏抖腿。

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趣,正准备结账走人,看到茶馆门口一个年纪与我相仿的男子举着一块儿破破烂烂的木牌坐在地上,木牌上写着【召请一位江湖师父】。

 江湖师父是各派弟子闯荡江湖时在外找的师父,与门派内授业师父不同的是,江湖师父不限年龄、门派,也不传授门派技能,只教你如何在江湖里讨生活以及打群架。

真蠢,这种是非之地哪儿能找的着师父?同情心驱使不由得让我多看了他一眼,这一看不得了,发现他竟是我万花弟子啊。

在莫名的责任感驱使下我走过去对他说: “嘿,同门。你要找江湖师父?看看我如何?”

被我打搅了看戏的兴致,同门回过头打量我,说道:“你也是万花的?你有九十了吗?从业证明呢?”

被我打搅了看戏的兴致,同门回过头打量我,说道:“你也是万花的?你有九十了吗?从业证明呢?”

 我自打出谷后就换的江湖服饰,门派服装放在包裹里,他认不出来也是正常,至于质疑上岗问题那就冤枉了,我虽然和他年纪相仿,可我出门闯的早啊。
 我从包裹里翻出三块牌子,分别刻着【玖拾】、【良师】、【星弈】有些嘚瑟对他说道:“这样可以信我了吧?如何要不要做我徒弟?”

 

他见了我那块【星弈】腰牌后倒答应的爽快了,我便将牌子收回了包裹。行走江湖就是麻烦,乱七八糟的信物证明都要带一大堆。

 “我叫常淮,师从棋圣王积薪,主修习离经易道,浩气盟,你呢?”

 “纪德,师从常淮,主修习花间游。”

 我收着包袱,听他说师从何需时暗叹小子贼机灵啊。

 收好了包袱,站起来才发现纪德比我高了许多同他说话还要抬着头,心里又些不爽转看向前方聚众斗殴的那批阵营大侠们对他说道:“你在洛阳可还有别的事情?如果没有就收拾收拾跟为师去趟长安吧。”

 “呃,师父…还是先去吧,我的委任还没做够…” 我有些懵,没做够委任就敢来洛阳了,真是后生可谓啊。

“你委任牌现在是多少?”他磨磨唧唧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牌子,与我那个刻有【玖拾】的牌子外形一样,只是他的刻着【捌贰】。我挠挠头,这可如何是好,这个级别的委任就算我一个人也不好过啊。

 委任是由隐元会发布给江湖人士由江湖人去完成,完成后会给予相等委任牌,最高级别是玖拾,现在的江湖没有一块玖拾的委任牌办事都要蛮烦许多。

纪德看出了我脸上的为难,非常善解人意的说道:“师父放心,我已经找了代接委任的兄弟,应该过两日就可以到玖拾了。师父你先去长安,等我到玖拾我便来长安城华清宫门前寻你。”

“那万一你寻不到我呢?万一两天后我没赶到华清宫呢?”

太阳依旧毒辣,城门口的各路阵营神佛依旧打得如胶似漆,有的唐门还趁乱丢了几个飞镖扎上了附近狼牙军的脑门。细汗从纪德额头上冒出,他却依旧笑的灿烂。

“那我,便回万花,在万花谷口等着师父。”

评论(6)
热度(2)
© 待到秋来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