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不会

【剑三】笑泯恩仇02

*文化水平不高,写出来仅为纪念自己的剑三生涯

*根据自身剑三往事改变而成,如有雷同,那不可能

*没有官配没有官配没有官配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此章有中医雷,业内人士注意避雷



我对长安委实是没有好感,让纪德同我一起来也只是想把之前接的委任完成。

讨厌长安是因为对于我这样胆小怕事的人来说长安着实够乱。长安茶馆的隐元会驻扎过远而对于阵营冲突又向来视而不见,是直接导致长安茶馆阵营群殴不断的根本原因。

胆战心惊的来到茶馆附近,确定没有阵营摩擦后我照着委任令上的指示去找赵茶。刚踏进茶馆后腰上就挨了一脚直接把我踹了个狗吃屎。

力道太大一时缓不过来,我抬起头想骂娘,就见一双黑布靴悠然自得地晃到了我面前,略微沙哑的声音与周围的兵器交接声一同响起:“老远看着背影就觉得像常师妹你,没想到还真是啊。”

这声音听得我心头一跳,强压下怒火,我笑着问道:“林师兄好久不见啊,这随随便便踹人的毛病可不好,万一你今天踹的不是师妹我你可怎么向受害者交代啊?”

这姓林的,就因为以前拜师他插队在我前面,我同他讲理他不听,我便在他拜师的时候踩掉了他的鞋绊了他一跤让他在拜师的时候出了个糗,从那之后便记恨上我,时常在谷里仗着师兄辈份和比我高一点点的资质欺负我。

在这里遇见他,今儿个真是倒霉到家了。

他扑哧一笑:“常师妹那壮硕背影,师兄怎么可能认错呢?”

“你……!”忍住,忍住,要记得你打不过这姓林的小人。

从打斗声来判断就知道现在的战况多么的适合坐在茶馆里嗑瓜子,而我现在却只能趴在土里跟一个极其讨厌的人纠缠。他蹲下身子与我面面相觑,我现在这副模样似乎让他心情倍儿好:“就算我踹错人,可我也踹了个浩气本质上来说与踹你无异。”听他这话我下意识的看了看他身上的衣裳,一身暗红的万花门派服饰。这厮竟然入了恶人谷!想到我为了省去路上小毛贼的骚扰而系在左臂的蓝色布条,难怪他嚣张至此。

我气极却又不能发作,在这样的情况下只好讨饶:“林师兄,咱们同门叙旧什么时候都可以,何必在这刀光剑影里叙呢?若是被同阵营的壮士看见多不好啊。”姓林的看了看四周没人注意我们后,继而又盯着我,随即阴测恻一笑,顿时我心中警钟大作,刚想说点什么狗腿的话,他却已迅速提气运功在我商阳穴上狠狠一戳,紧接着疼痛感不断涌出。

他把我按回土里,扯掉了我手臂上的蓝色布条对我说道:“小师妹,这长安啊乱的很,就委屈你装会儿尸体,师兄一会儿带你回谷吃顿好的啊。”我恼怒的直咬牙,万花谷里果真没几只好鸟。拿这姓林的来说,倘若真是为我着想干嘛要用商阳指!分明就是变着法子来折腾我!

“这位姑娘,你师兄走了你还不赶快用轻功遁走?”声音很轻很弱,我知道这肯定是在问我,我挣扎撑起身子环顾四周后发现并没有人停下手中的家伙事儿而留意我,疼痛让我控制不住自己音量的拔高反问道:“你是谁?你想干嘛?”

我如此那大声那个声音也有点慌:“诶诶诶,你别嚷啊,一会该被人发现了。”

我反驳道:“你以为我想嚷嚷吗!还不是……”

话未说完,就感觉身体被什么东西刺穿了伴随着一阵高过少阳经传来的疼痛,意识也有些迷迷糊糊。

“啧,真蠢。都说了让你别嚷嚷了,浪费我的上品迷魂钉。”

在我彻底昏迷过去之前,我终于看见了声音的主人,是个唐门,一身暗红软甲,大腿微露,戴着张面具。看不出样貌,但直觉告诉我应该是个美人。

留意到了她的衣着,我气的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他娘的,又是个恶人。




被亲友催着码出来的,超短小

评论(2)
热度(1)
© 待到秋来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