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不会

【剑三】笑泯恩仇03

*文化水平不高,写出来仅为纪念自己的剑三生涯
*根据自身剑三往事改变而成,如有雷同,那不可能
*没有官配没有官配没有官配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01传送门

02传送门


睁眼那一瞬间我以为回到了两年前;那时我作为谷内交换生借居唐门也是这样,每日第一眼所见都是万花谷没有的竹屋。

“你醒了?”坐在桌边的姑娘就要来扶我起身,方才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这才发现这屋子里还有别的人。

姑娘生的貌美,螓首蛾眉皓齿红唇一双眸子顾盼生姿,好不灵动。虽算不上正统意义上的美人却正是我所倾心的类型。

我看着她,思量许久不知道如何开口才能让她为我留下一个好印象。她许是以为我被如何如何了,半天憋不出个字也急了:“你怎么不说话?糟了莫不是被你师兄打傻了?”美人都要以为我是傻子了这怎么行,于是我连忙回道:“呃,没傻没傻,就是有些断片。”姑娘腼腆一笑说:“不是你断片了,是我蒙汗药灌的多了。”蒙汗药?我把断片前的记忆细细梳理一遍,猛然想起这女子应该就是在长安打晕我的那个唐门!当下惊恐道:“你……你想干嘛?我爹娘就是个扬州卖猪肉的给不了你多少钱!我也不会去帮你偷裴元假发的!你死心吧!”姑娘笑的更腼腆了,我当下立即运功防身也不知是一口气没提上来还是姓林的下了狠手这会儿逆了经脉疼的我“嘶”个不停。

姑娘也是习武人,见我这样就猜到了七七八八,一边帮我顺气一边说道:“你不必担心了,我如果要对你做什么早就做了,何必等到你蒙汗药效过了再来做些什么?”我想想觉得有道理,然后在心里将姓林的祖宗问候了一遍。

“这是唐门吗?”我扫视了一周房屋的布置不确定的问道,姑娘点点头算是回应,起身去帮我端了杯茶水。“你不是恶人谷的人吗,救了浩气就不担心被你们阵营的人知道了?”她将茶水递与我,笑道:“你未着阵营装,唯一的蓝布条都被你师兄收走了谁又知道你是浩气人呢?”我再思量觉得这姑娘说的很有道理啊,不禁感叹真是人美智慧大。

“你为何帮我?不怕被那个体操花追着打吗?”我知道那个姓林的武功造诣绝对在这个貌美姑娘之上,只是话到嘴边我就忍不住说出来,她笑着解答我的疑惑:“因为我觉得你很有趣啊,至于你师兄嘛,我只要隐身而他想不起用太阴指我就不怕了啊。”我心中感叹,不仅人美有智慧耐心都好的很呀。

我正沉浸在她内涵的完美中,她开始询问我那时在长安与我师兄的上演的同门情深是为哪般,我细细说给她,并将拜师与入谷后的纠葛一并添油加醋的说了,她听得很气愤立刻就想拿着千机弩去毙了那个姓林的,我赶紧劝慰让她别冲动,反正我现在和姓林的已经难能一见了,不必再去自找晦气。话虽是这么说,实际上就算她去了,我估摸着我们俩还不够那个姓林的玩,更别提我离经装备忘在万花谷里忘了拿,万一因为我那点小恩怨折了个美人那就赔大发了。

在我催泪讲述我的一生后,姑娘也跟我说了她的大致情况。

姑娘名唤苏渝,年幼时被爹娘送来唐门学习后来通过考核晋升成了唐门的外姓弟子。她说她很喜欢绘画,尤其喜欢水墨画,知道我是万花弟子后一直问我该如何作画,很不巧的是我虽是万花弟子可是美术天分极差常年都是讲师看在我尚且乖巧听话给个擦边球过课的。

我如此推辞她也算是信了我是真不会画画,不免有些失落:“总听闻万花弟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如今见了你才知道人言可畏。”我尴尬解释道:“我例外我例外啊,我文化课都很差,但我的师兄弟们都强的很。”她瘪瘪嘴选择忽视我的解释,岔开话题问我:“你躺了挺久饿不饿?”这一说我还真有些饿了,一个劲的点头表示自己非常需要食物。苏渝莞尔一笑说:“那你快换上衣服,听说唐家集那边儿开了个新店咱们去凑个热闹。”

我准备换衣服,但是她还不回避我就有点犹豫了,于是暗示道:“苏姑娘,我要换衣服了。”她充耳不闻,我再次暗示:“苏姑娘?我要换衣服啦。”她无奈回应我:“你的里衣里裤都在,再说大家都是姑娘,你换个衣服还指望我回避不成?”我一想觉得有道理,果然还是我太过保守了。

我磨磨唧唧换完衣服已然过了饭点,到苏渝所说的那家新开张的饭馆时已经下午了。晚是晚了点但是贵在人不多清静,最最重要是上菜快啊。

苏渝看我狼吞虎咽,满脸同情劝道:“慢点吃慢点吃,还有呢。”我将鸡腿撕下来塞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太饿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苏渝叹了口气,把小二唤了过来又加了几个菜,我心中感动吃的更痛快了。

一顿狂吃确定吃不下后,我终于放下筷子看向苏渝忽然觉得自己刚刚吃的太过忘我全然忘记做东的是苏姑娘我还没给人家留什么菜,心中愧疚:“那个,苏姑娘不然再叫两个菜吧,你都没吃上啥我挺不好意思的。”苏渝撇我一眼,向小二要了壶桂花酿后说道:“浪费粮食是不对的,而且我已吃过午饭,专程带你出来吃东西的,顺带试试这里的桂花酿。”苏渝抬眸望向我:“来一壶?”我连忙摆手推拒:“使不得使不得,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一喝酒就全身发红疹。”苏渝有些讶异我有这个毛病便说:“那再要壶茶吧。”又要让苏姑娘破费,我有点过意不去,便说:“小酌两盅还是可以的。”

因为喝酒发红疹的缘故,我喝酒的次数一个手就可以数得清。这桂花酿虽然甘甜后劲却有些烈,两杯下肚后不一会儿我就觉得呼吸有些急促脸上热腾腾的,心中想的感慨也不由自己的说了出来:“苏姑娘你,真是好心肠啊。”苏渝蛾眉微蹙:“饭也吃了酒也喝了,你还唤我苏姑娘,是否有些太见外?”我懵了,她许是以为我喝了酒有些不大听得懂话解释道:“你看,这吃饭喝酒侃天不都是朋友之间常做的事情吗?”我顿悟:“哦……哦,朋友啊,当然是朋友啊。”

我觉得我脸上的表情出卖了我,苏渝狐疑的盯着我道:“你以为我是什么意思?”我只好交代:“我以为你捡我回来是因为那什么那什么。”苏渝起先不解,回味了一番我说“那什么”时的语气,秋水眸子一瞪佯怒说道:“整天想些有的没的!”我嘿嘿一笑跳过这个话题:“哎呀,不让叫苏姑娘那叫什么呢?苏渝?”苏渝二字一出口我就觉得有些不妥,继而嘟囔:“不成不成,单叫名字太生硬了,没有一丝闺蜜的亲近感,苏渝,苏渝,不如就唤你渝渝好啦!”嗯,渝渝,听起很可爱!

我自作主张的开心,苏渝也不说什么,只是笑着纠正我的发音:“是渝字,与鱼同音而非与玉同音。”我摇摇头,倔强道:“就念玉的音了,我觉得可爱。”我如此坚决,她也不纠结发音问题,接着抛出一个更让我懵圈的问题。

“不如我们俩一起去打竞技场吧?”

竞技场?

苏姑娘??

喵喵喵???


评论(5)
热度(1)
© 待到秋来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